街陌谣讴。



        从学校出来时,本来挺小的雨渐渐越落越大,一向讨厌雨天的我隐约闻到了一丝桂花香,便开始想着即使没带伞也不坏。

        进入便利店,等到再出来时,明明趋小的雨势再一次转大。或许是老天有什么想对我说的说不出才这样的吧,但当时的我只是微微抱怨一下并未想太多。虽然离家已不算远,我决定拐去那个名字简单却显可爱的挚友家。

        我顶着校服来到楼下,透过她家窗户看到亮着微带暖黄色的光,却似乎又掺杂了些薄凉的白光。摁响门铃后,屋里的人径直打开了楼底防盗门,但二楼的房门紧闭如初。我不顾那心中不到一秒的疑虑走上楼,等待屋内的人把门打开将我问候。

        随着一声响,门开了,但这不是我预期的那张面孔。眼前的这张脸,就像是盯了过久的汉字,熟悉又似乎陌生。这张脸上,爬满了冷漠;这眼神中,写满了凛冽。我心下一惊,却在还没缓过来时就听见“砰”的一声响,门又关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愣住了,没有听见门内的对话,脑海中只留下两个选择:是走,还是留?走,未免不甘心,且外面雨声不停。但若留在这空荡荡的楼梯口,更是凄凉……这时屋主开门了,屋内大人用客套似的热情迎我进去,似乎带点例行公事地问了些我在学校的近况。大概是我回答时还能报以微笑,其中一个大人开始用真诚的口吻作出几近公关的解释:“她的情绪不太好,你不要在意。什么时候等她情绪好了再叫你们一起来玩。”我理所当然地告诉她,我们都不会介意的。

        外面越下越大的雨声在提醒着什么,我想大概是在帮我找个合适的借口吧。大人们注意到了什么,对我说:“我们借你伞先回去吧,不然雨就更大了。”我附和着这个在我耳中听来应该是逐客令的理由,接过伞客套了几句便匆匆逃离,逃离这个带给我无限失望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 下楼后撑着伞,再回头看看她家窗户,冰冷苍白的台灯光不知何时竟能充斥整个房间。雨越下越大,我撑着伞走在街上,脑中一片空白,只有耳边密集嘈杂的雨声。

        回到家后,听天气预报说将有雷阵雨,我已不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 片刻后,雷声起,暴雨滂沱……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 完全不知道自己当时在写什么,只是试图排解心中的遗憾和悲伤吧……听着ama的《千年幸福論》感触颇深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——终わりがあるから美しい そんなの分かりたくもないよ